疯狂猜歌2答案4个字_疯狂猜歌名3

疯狂猜歌2答案4个字_疯狂猜歌名3

详情信息

  • 简介

这阵容绝了。

沈腾+贾玲+黄渤+徐峥。

国产喜剧天花板一起出现,场面会有多好笑?

不用靠脑补,马东已经帮你实现了多厨狂喜的梦幻联动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

常看肉叔的胖友们会发现,这是我第三次写这个节目了。

一次是刚开播就安利,一次是和蒋龙张弛面基侃大山。第三次,当然要留给最后一集的总决赛。

不知不觉,这节目已成为许多人每周的快乐源泉。

现在要结束了,肉叔又寂寞了。

可以说。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绝对是2021口碑最好的喜剧综艺。

#能做到热度口碑双丰收,它到底做对了什么?#

在总决赛现场,沈腾表示一直在看这个节目……

的第一集。

什么节目这么经看?

开播初期最出圈的作品,《互联网体检》。

这个节目将互联网收费乱象搬到舞台上,相信各位冲浪er都肯定被深有体会。

什么“是兄弟就来砍我,我是渣渣辉”。

什么“想看结果就得开通超前点映”。

每个梗都在视频网站的雷区上疯狂试探。

当时编剧六兽老师就说:

这个本子的英雄是一个企业,叫爱奇艺

感谢爱奇艺允许我们在爱奇艺吐槽爱奇艺

一番套娃操作,其实已经奠定了整个节目的格局:

它没有用行业禁忌去限制喜剧本身。

甚至连官方都亲自玩梗:

在总决赛颁奖典礼结束后,马东邀请爱奇艺首席内容官兼专业内容业务群总裁王晓晖致辞。

我满世界找那个爱奇艺标志在哪呢

一看原来在安全通道那标着

格局,这就是格局

一下把全场惹得哈哈大笑。

玩笑过后,也走心。

喜剧是节目,开心是真理

我们那么多优秀的喜剧演员

你们的发光真的被看到了

而这,就是《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做对的第一件事

垦荒。

跟很多喜剧综艺不同,《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给到了一个罕见的切口。

挖掘更多丰富的喜剧类型和新颖题材,让那些还没被定型的优秀“新新喜剧人”、创演人得到更多展现自己的舞台。

很少会在一个国产综艺如此重视编剧的价值。

在总决赛的颁奖典礼上,节目对编剧这个职业进行煞有其事的颁奖。

台下的大锁,这个不顾一切人反对,在奔三的年纪从金融行业任性转行到编剧行业的男人,彻底破防:

终于有编剧被认可了

我们很少会在一个喜剧综艺里,看到这么多的喜剧类型:

比如素描喜剧sketch,也就是前面提到的《互联网体检》。

陷阱喜剧系列,如谁看谁洗脑的《先生请出山》。

还有一般只能在线下观看的音乐喜剧、在国内冷门的漫才。

漫才作品《大巴车上的奇怪邻座》

甚至更小众的,像王梓的卡通风格默剧、武六七的物件剧。

默剧《空手道高手》

多元的喜剧类型,不断刷新观众对喜剧的传统认知,惊喜连连。

这在国产喜剧综艺里,是一次新鲜而又大胆的尝试。

看完你会发现。

所谓的“小众”,是真的没人喜欢吗?

不。

只是没有平台让“大众”看见。

现在。

这个平台有了。

不仅是形式上的“新”。

这种“新”,还体现在了喜剧节目的内容上。

疯狂猜歌2答案4个字_疯狂猜歌名3  第1张

它更多地关心发生在当下的故事,讲述独属于这个时代的新议题。

这一点,集中体现在“大宇治水”组合的作品里。

尤其是要素过多的《偶像服务生》,没有一个秀芬逃得过这些梗。

“你怎么这么上菜”

“我要和“粉丝”保持距离”

不仅好笑,还够辛辣。

绝不是脑袋一拍的肾上腺刺激,而是对行业和时代的反思。

-这鱼,这鱼都不错,但是那个鱼不太行

-那鱼为什么不行?

-因为那鱼完了

一整个精准打击,果然内娱人最懂内娱人。

但肉叔最喜欢的还是《时间都去哪儿了》。

想必各位DDL人,一定都懂这句“再刷5fin钟”的痛。

只要一打开某社交、购物、视频的平台,你就已经被大数据拿捏了。

他们就像一个魔鬼,在你脑海里呼唤:

“来都来了,再刷会~?”

接着用各种“猜你喜欢”来轰炸你的大脑。

刷刷一时爽,DDL火葬场。

拖延症逃避工作+被各大社交平台分散注意力……幕幕扎心。

说!大锁,你是不是在我家装了监控!

这拍的就是半夜不想赶稿的我啊

离观众越近,观众越容易get到,喜剧效果传达得越快。

“大宇治水”的作品质量高,就高在这:

总是用源自生活的真实感,带领观众反过来审视自己的生活。

笑别人,也笑自己。

看破不说破。

那么,如何才能让观众笑?

这是《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唯一考虑的问题。

而这,就是它又一个做对的地方

纯粹。

它的目的很纯粹,就是为了让人笑。

在《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第一期的下半场,《三狗直播间》这个作品引起了几位老师的讨论。

这是个有点莫名其妙的狗血作品。

一个新闻直播间,因为提词器出现故障,三位记者为了顺利完成直播,频频亮活。

最后红缨枪出来那一下,肉叔都笑喷了。

但是点评时,几位老师对这个作品有不一样的意见。

懂门道的学院派认为,还有修改空间:

撒狗血很过瘾,但要是能走到正规的戏剧结构里,会更好。

马东则完全不赞同。

抛开理论知识,纯以观众白纸心态去看的他,觉得保持原状就够好了。

你们就好好的

天天让我乐得眼泪哇哇的

就挺好

看喜剧,或者说看任何艺术形式的表演,观众需要门槛吗?

而创作者们,又如何平衡热爱跟框条的关系呢?

没有绝对的答案。

看你把这个问题放在什么场合而已。

这波讨论最可贵的是:

节目敢于呈现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是一种坦诚。

更是一种对创作生命力的信任和尊重。

君子和而不同。

文艺创作的氛围,也该如此。

允许各种口味倾向同时存在,形成包容多元的土壤,才能长出茂盛的作品苗子。

所以,肉叔很欣慰看到:

三狗把他们的这股狗血一直撒到了节目最后。

同样地,这个节目也允许所有的“非主流”保持他们的原味。

每个人对喜剧的形式及其表达,都有自己的要求。

尽管审美是主观的。

但喜好是不分高低的。

归根到底,喜剧的艺术,就是笑的艺术。

观众就是会愿意为“好笑”本身投票。

就如陈佩斯所说:

不是喜剧有多重要,而是人与人之间的和谐特别重要,所以喜剧的“笑”很重要。

我们经常谈什么样的笑是高级的或者低级的,我觉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人群必须有效。

观众笑了,那这样的喜剧就是有效的。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就做对了这一点

它将“好笑”本身优先于一切形式。

所以不管是撒狗血的“三狗”,还是戳中社会痛点的“大宇治水”,只要你好笑,舞台和掌声都是你的。

而且,当下的“非主流”,谁知道会不会就是未来的主流?

不知道有没有胖友跟肉叔一样。

后面每一次看《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如果三狗组合不整点红缨枪,不撒撒狗血,都觉得不够过瘾。

三狗的传染力极强,已经出现了人传人的现象。

现在一想起“中华有神功……”,我就已经自动脑补红缨枪的画面了……

那么说回来。

无论是冒险垦荒,还是纯粹的目的。

归根到底,就是一份担当使然。

谁的担当?

“舞台”的担当。

总决赛上,最戳肉叔的一句话,还是出自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总:

我们将继续不遗余力跟中国喜剧鼓与呼

明年我们一起继续搞喜剧

相信喜剧的春天会越来越好

“鼓与呼”,就是作为提供舞台方的这份担当。

每个年代都不缺热爱舞台的年轻人。

他们只缺一个机会,就能将自己百分百呈现给观众,焕发行业生机。

这正是《一年一度喜剧大赛》这个节目最大的意义。

于演员,它是发光的平台。

于观众,它是发现优秀演员的平台。

而《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做到了,并且做好了。

为了一个作品,所有台前幕后死抠细节,只求呈现最好的舞台效果。

就说把蒋龙和张弛这两位籍籍无名的宝藏演员推向观众的《这个杀手不大冷》。

作品幕后功臣之一,编剧六兽老师,在颁奖典礼上感慨:

第一次看到那个车台(的景)的时候

我内心的第一个感觉是:我的作品配不上这个景

是真的 我从来没有想过

我的作品能在这么好的一个环境下出现

“配不上”。

疯狂猜歌2答案4个字_疯狂猜歌名3  第2张

一种被重视的受宠若惊。

真得好好夸夸这节目的幕后。

行业需要好演员,演员需要好剧本,而好剧本需要被好景落实。

环环相扣,缺一不可。

除了演员演绎本身,景别的布置,承担了让人入戏的一部分。

肉叔很喜欢的一个作品,《父亲的葬礼》。

别听名字以为是煽情向就错过了它。

这是一个能从头让你惊叹到尾的作品,堪称史上最离谱葬礼。

是每个观众都会一边大喊“这是什么鬼?!”

又一边笑到直不起腰的无厘头神作。

用主创土豆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全新的,无法定义的作品”。

要素过多:科学家、半人马……最后出现一个巨大的土星……

连学院派代表人物于和伟老师都忍不住真香,要“打脸”为这个作品打call:

你看他这个用得就好

我觉得他这个完全是有的放矢了

所以我觉得

不是一定要走所谓的学院派

当被问到怎么理解这个作品时,他也“学坏”了:

我不需要理解

真香永远不会缺席

对嘛!好笑就行了,不是什么都非得有个所谓的“深度”。

正如全程笑到飙眼泪的马东老师说:

我干嘛要听懂鸟叫的声音,我听着好听就行了。

可以这么说。

如果没有幕后,特别是给力的道具组,这个作品呈现出来的效果或许会大打折扣。

再比如节目里荧幕CP:皓史成双。

肉叔尤其喜欢他俩作品里埋的小细节。

首先是BGM。

肉叔合理怀疑他俩都是告五人的歌迷。

不仅作品直接以歌名为名,恰如其分配合同名BGM,实在是太戳了。

特别是《爱人错过》和《披星戴月的想你》,都带着点时间循环的概念,跟他俩的作品不谋而合。

最后的作品《披星戴月的想你》结尾处,两人回到最初相遇的地方

第一个作品《世界上最美的女人》的那辆出租车。

这个callback,也宣告在这个节目中限定的“皓史成双宇宙”,完成最后的闭环。

这种巧思,在江东鸣组合的“刘关张”系列里也同样存在。

一段全网出圈的“出山舞”,将陷阱喜剧玩出花,魔性又有趣。

在最后一个作品里,更是串联过往所有经典元素,手动鬼畜。

又一个完美的callback。

通过这种共创机制,节目和演员才创造了这个不可复制的爆款。

某种程度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成功是必然的。

这种对创作者和作品的重视,说白了,是节目组扛起的一份行业责任。

它愿意冒险

为这群热爱喜剧的演员备好土壤,好让他们在其中安心创作。

这个风险的回报是什么?

演员也用他们的专业能力,反过来成就节目。

俗话说,种善因得善果。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就这么爆了。

要知道,从开启项目到录制,节目总共花了将近9个月。

在这个流量为王的环境下,米未花这么长的时间,甚至搁置王牌节目《乐队的夏天》,将筹码放在一群没有流量的小众演员身上。

为什么?

马东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说过:

他想给演员们提供一个上升的阶梯。

尽管这件事很难,但米未愿意尝试。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就是他为喜剧演员们提供的“上升阶梯”。

尤其是总决赛最后设置的颁奖典礼,彻底走心了。

它不光光是一整季的总结。

对演员来说,这更是一种实实在在的认可,一把通向未来的钥匙。

宁浩导演托我带句话

他的电影在等着你们

将一众行业大咖——制片方、出品方、导演等等请到现场,这一举动切切实实地让演员们被行业所瞩目。

说白了,就是有戏拍、有钱挣了。

还记得有一期的花絮,孙天宇在排练间隙打饭,打满了一整盘。

他对此解释道:

回家是再饿不敢太多吃。

是啊,当创作者不再担心吃不饱。

当坚持和热爱,能让他们获得继续追逐“月光”的“面包”时。

才证明

喜剧的春天,真的来了。

本日打工人:王家卫生委员

评分 
  • 相关推荐
备案号:黑ICP备202101134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