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友_动友富翁怎么有太空

发布时间:2022-02-07       阅读:10837       作者:admin       分类:游戏测评

戒毒学员不是“罪犯”,他们同样是毒品的受害者,我们痛恨毒品,但不意味着歧视吸毒人员。强制隔离戒毒,渡人助人才是意义所在。

在第六届中国国际“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中,华南理工大学唯一一个“红旅”赛道公益组金奖项目“以动攻毒”,以智能硬件+个性化运动解决方案推动戒除毒瘾,项目已在广东多个戒毒所应用,并得到司法部的肯定。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张乐

年仅二十多岁的黄生几乎丧失了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一心求死。“反正也戒不了,与其出去祸害别人,不如死在戒毒所得了,早死早超生。”2018年6月,黄生已经是“二进宫”。与毒瘾对抗数年的他,从内心接受了自己的“不可救药”,完全失去了戒毒信心,开始自暴自弃。“死都不怕,还怕跑步吗?!”华南理工大学公益戒毒帮扶组织“动友公益”团队这样鼓励黄生。他们帮助黄生动起来:跑步、器械、拉伸……黄生淌下越来越多汗水,逐渐感受到了本应属于他的青春的力量,生命的光彩再次回到他的身上,他放弃了轻生的念头。像黄生这样的年轻人,“动友公益”团队在短短3年间,已成功帮扶了7203名,实现了从“毒友圈”到“动友圈”的转变。这支主要由华南理工大学体育学院、计算机学院、经管学院大学生志愿者组成的公益团队,正以自身所学,实现当代大学生的青春担当。

华南理工大学体育学院院长樊莲香(前排左三),也是“动友公益”团队的负责教师之一,作为全国体育学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她积极投身团队公益活动,不仅为运动处方库的建设提供了诸多指导,还多次和同学们一起下社区,为社区戒毒人员和社工传授运动戒毒的理论与实践技能。一群渴望摆脱“毒”害的年轻人2017年,华南理工大学体育学院受广州市岑村强制隔离戒毒所时任所长李润森的邀请,前往戒毒所调研,“岑村强制隔离戒毒所发现戒毒人员经过两年强制隔离戒毒后,体质状况改善不明显,希望能确定这是个案还是共性,原因是什么,又该如何改善。”华南理工大学体育学院运动与健康管理中心主任边宇教授说,正是此次走进广州市岑村戒毒所,他们才确定了成立团队,通过运动戒毒来帮助戒毒人员的公益之路。

边宇在广东省司法戒毒干警运动戒毒理论与实践培训会上,分享项目的发起过程。边宇,华南理工大学体育学院运动与健康管理中心主任、中美联合培养博士,教授、硕士生导师,广东省健康管理学会副秘书长,全国高校学生体质测评工作联盟常务理事。“戒毒学员不是‘罪犯’,他们同样是毒品的受害者,我们痛恨毒品,但不意味着歧视吸毒人员”。法警的一席话,让边宇印象深刻,走进戒毒所后,在辅导室,在篮球场和田径场,看到排着整齐的队列晨跑的戒毒人员年轻面孔……边宇他们没有之前内心的紧张与担忧,也更加确信,强制隔离戒渡人助人才是意义所在。戒毒学员因为误入歧途而深受“毒”害。他们或是因为好奇,或是病痛、懵懂而走上吸毒道路,在感受到毒品对身体的损害后,迫切希望专业人员对其进行指导与解惑。康复训练的工作,让体育学院的师生明确了帮助戒毒学员的方向。借鉴健康管理“测评——干预——评估”闭环系统,全国首个运动戒毒大学生公益组织成立了。

志愿者在进行运动处方的编撰工作

动友_动友富翁怎么有太空  第1张

由于戒毒工作涉密的特殊属性,学界业界对此关注很少,国外虽有很多运动有效的个案研究,也没有大规模的运动戒毒实施。团队接下来的工作,可以说一切从零开始。但是戒毒学员渴求改变现状的眼神,让师生们坚定要不断探索,潜心研究。起初,“动友公益”团队仅有一两名体育学院的成员,家人对他们帮扶戒毒人员的事情并不知情,他们不敢跟家人说,怕父母反对。随着公益活动的影响力不断扩大,家人慢慢了解到他们的工作情况,尤其发现他们还会对患有艾滋病的戒毒人员进行运动干预,反对更加强烈。“但戒毒人员的一声声‘多谢了’,让我第一次直观感受到了自我价值,和被需要的感觉,慢慢地就坚持下来了”。边宇一直强调,“团队希望能够扮演好陪伴者的角色,用自身专业优势,成为戒毒人员戒毒之路上的良师益友”。

边宇教授(中)进行运动指导

重建多巴胺奖赏回路“动友公益”团队根据广东省体质调研的数据发现,戒毒人员与同龄人相比体质状况明显受损,且存在显著的健康风险,并总结出健康风险源分为四类,即心肺适能、肌力适能、肌耐力适能、神经适能。据此,团队确定了分期分级分类运动干预模式。分期,即2年强制隔离期和3年的社会监管期,会根据制度的要求采取不同的干预;分级,即分为总体体质优秀、良好、较差三组,每一组的运动处方不尽相同;分类,即根据不同体质风险源进行干预。心肺适能风险源的戒毒人员,会为其开具以耐力跑训练为主的运动处方;肌耐力适能风险源的戒毒人员,为其开具以健身操为主的运动处方;神经适能风险源的戒毒人员,为其开具以羽毛球、乒乓球训练为主的协调性训练的运动处方;而肌力适能风险源的戒毒人员,则为其开具以自由力量训练为主的运动处方。

“动友公益”团队设计的“2+3”运动戒毒帮扶模式

在3年社会监管期期间,戒毒人员出所后自由度较大,“动友公益”团队的帮扶活动,聚焦构建四元共治的公益联盟(高校、政法机关、社区、企业)。团队下社区为每一个戒毒人员提供“线上+线下”的健康管理服务,在线上,团队基于自主开发的“云教练”APP对其锻炼内容、效果进行持续的跟踪帮扶,为戒毒人员提供个性化的健康管理咨询与指导;在线下,团队结合社区指导站的社工组织,组织戒毒人员进行健康周末等全面建设活动,并为戒毒人员提供健康“证书”,保证他们的身心健康状况能够胜任工作,使企业能用人,敢用人。

志愿者在番禺大石街道对社工人员进行运动戒毒理论与实践指导

看似简单的运动戒毒,其背后隐藏的科学机理其实相当复杂,不只是作用于生理层面,还会体现在心理、社会等层面。生理脱毒后,戒毒人员的多巴胺奖励系统活性显著低于常人,致使其存在不同程度的觅药性,有的就会因此而再次走向毒瘾的沼泽;而中高强度的锻炼可以重新激活、重建被毒品损伤的多巴胺奖赏回路,继而实现降低觅药性的目的。心理层面,坚持中高强度可以锤炼戒毒人员的意志力,增强其抵抗毒品诱惑的心理素质。社会层面,戒毒人员在因运动而形成的“动友”圈逐渐代替原有“毒友”圈的过程中,戒毒人员的社会交往体系得以重建,继而从社会层面彻底摆脱毒品的控制。因此,“动友公益”团队的系列帮扶活动,在科学性、专业度方面,无一不是师生整合多学科的研究的结果。边宇透露,最初,团队通过调研发现戒毒人员体质差是当前科学矫治工作开展的困境所在。然而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团队发现戒毒人员复吸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心理健康状况及社会交往能力同样会使得戒毒人员陷入复吸怪圈。学校在了解团队的这一需求后,积极联系公共管理学院、计算机学院等专业科研团队,完成从帮扶方案设计到机制构建上的丰富与拓展。

从戒毒所到戒毒社区,团队都进行了大量调研

团队还非常重视理论课程教授与运动技能培训并重,在方案落实前期,注重健康知识的普及以及运动戒毒原理的讲解,为戒毒人员开展运动戒毒打下一针强心剂,并组织趣味集体活动,增加体育锻炼趣味性的同时,帮助其增强集体意识,在团队协作与竞争中重构社会交往能力。“让这个社会有一点不一样”3年来,最初仅有一两名大学生志愿者的公益团队,吸引了越来越多志愿者的加入。目前“动友公益”的团队成员来自华南理工大学多个专业,采用理事会管理模式,体育教育类的学生志愿者负责戒毒人员体质康复工作,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志愿者负责设备研发和数据库维护,而经管类专业的学生志愿者则负责团队日常事务和志愿者招募。自团队创立至今,已经累计有748名大学生戒毒志愿者,参与其中。志愿活动经常会遭遇戒毒人员的抗拒与抵触,在广州番禺大石社区的一次帮扶活动中,戒毒人员起初对运动十分抗拒,志愿者就找他们聊天谈心,时间长了,在志愿者的持续带动下,戒毒人员参与度明显提升。“出完汗后,感觉整个人更开心了”。每次活动结束后,戒毒人员积极围拢过来,不断询问下一次活动的时间时,团队志愿者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欣慰与感动。“能够为社会贡献自己的力量是我们的荣幸,能够切切实实让这个社会有一点不一样是我们的担当。”尽管在项目开展的过程中,遇到诸多难题,但团队成员从未退缩。即便今年面对疫情爆发,戒毒人员无法进入戒毒所进行体质测评和运动干预,他们也没有放弃,而是根据体能训练的三个阶段,录制了12次视频课程,通过视频教学的方式督促戒毒人员持续运动。团队的辛苦付出,取得了看得见的实效。戒毒人员体质显著提高,负性情绪明显改善,复吸率显著下降,就业率显著提升。在强制隔离期经过运动干预后的青少年戒毒人员,身心康复效果良好,在建立持续性监控体系的社区中,戒毒人员复吸率下降至27.3%,达到历史监测数据最低值。与此同时,与对照社区相比,实验社区的青少年戒毒人员就业率达到63.6%,戒毒社区因毒致贫率、犯罪率显著下降,社区治安得到改善。

运动戒毒公益活动取得了明显效果

动友_动友富翁怎么有太空  第2张

虽然团队已累计为16个戒毒所内的戒毒人员进行了专业化体质测评与干预服务,但由于项目经费缺口较大,公益活动的覆盖面仅占全省的十分之一,在女性戒毒人员的关注方面,团队坦言,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后续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一套包含高校志愿者、戒毒所、禁毒社区等多元主体在内的可复制模式已经构建起来。该模式也已经在广东省内进行了初步推广,并拟在贵州省毕节戒毒所和南京开展了试点工作,团队希望今明两年,能够逐步将这一模式拓展至国内禁毒形式严峻的地区,构建地方高校与戒毒所合作的方式进行运动帮扶,并慢慢联合戒毒社区、企业实现四元共治的公益联盟,为世界“运动戒毒”提供包含中国智慧的华工方案。

来源:中国青年网

评分 
  • 相关推荐
备案号:黑ICP备202101134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