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城密室_安城密室逃脱1攻略

安城密室_安城密室逃脱1攻略

详情信息

  • 简介

老夫妻钱包被偷,我好心带他俩去吃饭,走到偏僻处却被打晕(上)

莫澜想了想,心中冒出了一个主意,她对着紫叶招了招手,在她凑过来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安城密室_安城密室逃脱1攻略  第1张

紫叶露出恍然的表情,“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会被安排到‘殊’字区,那行,我试试吧,闲着也是闲着。”

莫澜送走紫叶,心神一松,瘫倒在大床上,看来天无绝人之路,只要紫叶能把消息传递给凌寻,一切就好办了。

7

再说说凌寻这边,他在莫澜挂断电话后耐心等了一段时间,可左等右等没了消息,再打莫澜的手机便听到提示关机了。

凌寻顿觉不妙,不可能是凑巧没电了吧?于是他找到存着的童文婧的手机号码打了过去,这还是他以前未雨绸缪跟莫澜要的,没想到这次就用上了。

童文婧接到电话有些吃惊,因为她们刚回到寝室,并没有看到莫澜,还猜她今夜要留在凌寻那里了。

果然出事了,凌寻问了一下莫澜大致的行走路线,便立刻出门去找,但可惜的是,他追查到了那个小面馆后,只在杂物间发现了一个空掉的小瓷瓶,店里有一对老夫妻和一个壮年男子,看起来是一家三口。

老俩口钱包被偷,我好心带他们去吃饭,走到偏僻处却被打晕。

凌寻三两下制服了三人,逼问出此处只是一个临时窝点,老两口踩好点把人骗来,儿子负责埋伏在店内将人打晕,然后由上面过来“验货”,满意了便会给钱带走,至于带去哪里,他们也不知道。

凌寻想感应一下玉坠的位置,却发现与玉坠的联系已经切断了,这让他的心又下坠了几分,事情在向不可估摸的方向发展,而此处不是他熟悉的东辉市,不管做什么都会束手束脚。

他将那一家三口人渣绑了丢进杂物间,自己则拿着瓷瓶坐在屋子里冷静地捋了一下思路。

第一,瓷瓶是空的,也就是说莫澜醒来后喝下了灵露,看来她还算镇定,知道把瓷瓶留下当做线索。

第二,莫澜目前还在陵安,抓她的人可能不是普通人,因为知道毁掉玉坠,断了他的联系。

第三,这个人背后一定有个庞大的势力,而且懂法术,照这么推断的话……陵安慕家就很可疑。

凌寻没有和慕家打过交道,毕竟慕家沉寂了好几百年了,但这种古老的家族,如同老树盘根错节,不能小觑,就是不知道怎么会干这种下三滥的营生。

不过这只是他的推断,至于是不是慕家搞的鬼,他还要再查查。

8

没等凌寻去找慕家的麻烦,慕家却先找到了他。

凌寻打开自己旅馆房间的门,屋子里几个不速之客正静候着他。

“是凌寻先生吧?久仰久仰。”慕逸大剌剌坐在沙发椅上说道,紫叶沉默不语地站在他身后,悄悄看了凌寻一眼,另外还有两个男人站在门口两侧,虎视眈眈的样子。

凌寻波澜不惊地将房门关上,才一撩眼皮看着慕逸淡淡道:“慕家人?”

“不错,果然有见识,”慕逸坐直身体,对着另一个沙发椅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凌先生,坐下谈。”

凌寻扫了一眼反客为主的慕逸,一声不吭地走过去坐下。

“是这样,凌先生,在下慕逸,这陵安城的地界可以说归我管,昨天我那儿新来了一个女孩儿,叫莫澜的,请问可是阁下的人?”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凌寻冷冷道,“你们慕家已经堕落到靠拐卖女孩儿为生了吗?”

慕逸脸色不变,轻笑道:“凌先生不要生气,动了你的人,我很抱歉,所以我愿意出重金买下她,钱您未必看在眼里,法宝奇珍尽管开口。”

“买?”凌寻笑了,神色说不出的古怪。

安城密室_安城密室逃脱1攻略  第2张

慕逸理所当然地点头道:“对啊,女人嘛,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依照凌先生的身份,又何必委屈自己住这种小旅馆,陪一个小丫头逢场作戏呢?”

凌寻的目光冰冷,他这些年修身养性,很久很久没有这种生气的感觉了。

“她如果伤到一根寒毛,我要你们慕家全体陪葬。”凌寻一字一顿说完,双掌向上一抬,身后数道灵符泉涌而出,如同出海蛟龙,将屋中四人团团围住。

在灵符闪烁的光芒包围中,慕逸却气定神闲道:“你若敢动手,她可就活不了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凌寻垂下双手,沉声问道。

“很简单,乖乖束手就擒。”慕逸眼睛里闪过一抹自得,他果然赌赢了,那个小丫头是凌寻的软肋,当他看到玉坠的时候便起了疑心,奢侈到把福运随便给普通玉坠加持的人,这世上恐怕找不出几个,他首先便怀疑是东辉凌寻。

要知道凌寻简直就是一个移动宝库,一滴血便能卖出天价,慕逸当即便动了歪心思,于是故意派紫叶去接近莫澜,骗得她的信任,让她主动说出了凌寻的事。

凌寻看穿了慕逸的企图,但他仍平静道:“好,只要你不伤害莫澜,我跟你走。”

9

莫澜做梦都没想到,因为自己轻信于人,不仅没等到凌寻来救他,反而害他也受了连累。

当她看到紫叶恭顺地跟在慕逸身后进来时,便什么都明白了,紫叶之前的叛逆不羁不过是迷惑她的假象。

“凌先生,你们两人可以好好叙旧,不打扰你们了。”慕逸环视了下房间,对着凌寻点点头出去了,紫叶亦步亦趋跟着,不小心接触到莫澜愤恨的眼神,她忙垂下头,加快了脚步。

等他们都走了,莫澜忍不住扑到凌寻怀里,自责哭道:“凌寻,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凌寻摩挲着她柔软的发顶,柔声道:“不怪你,你没事便好。”

莫澜拼命摇头,不停地哽咽:“是我太笨了,凌寻,我一直没跟你说,我身体里还有一个人格,她很厉害,但我不愿她出来,一直压制着她,所以她好久没苏醒过了,以至于现在我想求她帮忙,她都不理我。”

“我知道,别哭了,有我在呢,你安心做你自己便好。”

“你知道?”莫澜含着眼泪抬头,整张脸像是完全解开了封印,美得惊人,饶是凌寻都看得心神一晃。

“你的脸……”凌寻失声道,内心深处轰然作响。

莫澜有些害羞,摸着自己脸道:“就是喝了你给的灵露之后,变成这样的呀。”

凌寻怔怔不语,他知道不是灵露的功效,可到底因为什么导致莫澜的变化,他忽然不敢往深处想。

“你呢,他们对你做了什么,你没事吧?”莫澜紧张问道。

“没事,只不过封了我周身灵力,暂时什么法术都使不出来而已。”

莫澜的眼泪又下来了,这叫没事?凌寻现在大概就跟普通人差不多,岂不是任人宰割?

凌寻安慰了莫澜好一会儿,她才哭累了,趴在凌寻腿上睡着了。

等她再次醒来,凌寻已经不在了。

10

凌寻被带到一个布置特殊的密室,慕逸亲自动手,取了他几滴血。

看着那玻璃试管中的殷红液体,慕逸眼中露出了贪婪和狂热,有了这个,他的野心便可以无限扩张。

“其实我的血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奇,恐怕你要失望了。”凌寻在一旁淡淡说道。

慕逸笑得意味深长,“管他呢,只要有这个噱头在,就够为我所用了。”

凌寻讽刺地勾勾嘴角,狂妄自大,利欲熏心,慕家现在竟然只能倚仗这样的小人苟延残喘,真是悲哀。

慕逸正在畅快地构思自己的宏图伟业,突然一个手下急匆匆过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慕逸脸色一变,看了凌寻一眼,沉着脸大步离开了。

黑夜中,莫澜被紫叶拉扯着,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小巷子里奔跑着,耳边除了呼呼掠过的风声,便是自己的喘息声,她感觉跑得肺都要炸了。

“不行,不……行,跑,跑不动了……”她腿一软,瘫倒在地,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紫叶着急道:“跑不动也得跑啊,慕逸很快会追上来的,你赶紧去联系朋友来救你们啊。”

莫澜不解地看着紫叶道:“你明明骗了我,现在为什么又要救我?”

紫叶其实也跑不动了,干脆也坐下来,点了一支烟,含糊不清道:“不为什么,我当时说的话其实绝大部分都是真的,我本是一只自由自在的野狐狸,是慕逸那个王八蛋一心想要驯服我,将我折磨怕了,所以不得不听从他的吩咐,出卖了你,可后来我发现你越来越像一个人,只凭这一点,我就该救你。”

“我?像谁?”莫澜惊讶地指着自己问道。

紫叶望着漆黑的夜空,幽幽吐出一个烟圈,用梦呓般的声音道:“像我们狐族一直期盼归来的那个希望……”

莫澜没听懂,什么叫她像“一个希望”?

紫叶突然迅速掐灭了香烟,警觉地去拉莫澜,“快走,他要来了,我们分开跑……唔……”

“来不及了,紫叶,你太不乖了。”阴恻恻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慕逸面无表情地出现在紫叶身后,一只左手整个贯穿了紫叶的胸膛,灼热的鲜血洒了莫澜满头满脸。

她惊恐地抹了两把,抬头看到紫叶费力地张着嘴,似是在说让她快走。

莫澜的脑中一片空白,像是有一根弦绷到了极限,然后随着一声轻响便断掉了,她眼睛一翻,软软倒在地上,紫叶温热的尸身随即倒在她身上,涌出的鲜血迅速染红了两人的衣服。

慕逸慢条斯理地用雪白的手帕擦着手上的血污,漠然看着紫叶在死后流干鲜血,变回了一只白色狐狸。

他享受的就是驯服宠物的过程,如今已经被驯服的宠物还敢背叛他,自然只有去死了。

他擦干净了手,再去拽地上的莫澜,发现她全身都是血,不由得皱了眉头。

就在他这一迟疑的工夫,莫澜眼皮一动,缓缓睁开了眼睛,慕逸此生最后一眼看到的,便是那如同地狱罗刹一般的森冷眼神。

尾声

慕逸猝然暴死,藏在青鸾酒店高层之上的秘密基地一下子群龙无首乱了套,无人加固凌寻身上的限制,他轻而易举便脱了身,脱身之前他隐隐偷听了个大概,得知莫澜被紫叶放走了,然后慕逸亲自去追,不知怎么就横死在半路上。

凌寻顾不得多探听,直奔莫澜学校,却只见到了哭红眼睛的童文婧,她告诉凌寻,莫澜失踪惊动了学校,已经报警了,莫澜到现在都没消息。

凌寻想不明白,既然慕逸死了,说明莫澜成功逃走了,那她为什么没有回学校呢?而且也没来找他。

想起莫澜变美后的脸,凌寻的心中如坠千斤巨石,看来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作品名:《狐女紫叶》,作者:清雪初岚。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评分 
  • 相关推荐
备案号:黑ICP备2021011343号-2